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张教育 不离不弃坚守照顾卧床妻子

发布时间:2017/8/2 15:16:05

  夏季的傍晚,张教育简单吃完了晚饭,接过妻子递过来的包,准备乘车去单位上夜班。这样寻常普通的场景,对大多数家庭来说并不觉得有何特别,可对经历了一次变故的家庭来说,简单、平静的生活格外幸福。

  2015年6月的一个早晨,家住湖畔花都的张教育和往常一样去楼下给妻子买了豆浆油条后就去上班了,下午却突然接到电话,说妻子卓凤美遭遇车祸,已昏迷不醒。

  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妻子的命保住了,但却暂时丧失了行动能力、意识也有些模糊,只能躺在床上,吃喝拉撒睡都要人照顾。肇事车主家境贫困,最后只赔偿了两万多元的医药费,对于卓凤美的开颅手术来说杯水车薪,高额的治疗费用花去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妻子下一次的手术费从何而来,张教育愁眉不展,但他下定决心要让妻子康复起来。

  卓凤美刚做完手术的几个月,天气非常炎热,为了防止妻子生褥疮,张教育早一遍晚一遍的给妻子擦拭身体,因为妻子不能大幅度移动而且虚弱无力,所以完全依靠他一人的力量给妻子翻身、擦拭。妻子没有咀嚼能力,张教育就把新鲜的肉、蛋和饭用机器打碎后一口一口喂。不仅要照顾妻子,张教育还要想办法筹集妻子二次手术的费用,他得更努力工作尽快攒钱。每天清晨五点多钟,他把妻子收拾、照顾好后就去单位上班,一天要干十多个小时,到晚上七点多钟回家。就算再忙再累,他也要坚持为妻子擦拭按摩,怕妻子寂寞,他每天都把自己遇到的趣事说给妻子听,有时候会故意说些笑话逗她开心。此时张教育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就是盼着有一天妻子能站起来再和他一起去散步。

  “我们俩结婚二十年,感情一直很好,以前都是她照顾我,什么家务都不让我干,她有病了,当然我要照顾她。”张教育说,妻子非常勤快贤惠,婚后尽管家境并不十分富裕,但妻子从来没有嫌弃过,把一家人照顾得都很好,生活得和和美美。妻子这一病,让他觉得所有的生活都乱了套。“好好的一个人突然不能说话、不能动了,我真是接受不了,当时真是快要崩溃了,但日子还要继续过,这个家不能散了。”张教育坦言,那时他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作为家庭的顶梁柱,必须挺住。

  经过一年的悉心照料,妻子的身体恢复得很好,进行二次手术成功几率很大。张教育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不少钱,2016年8月,卓凤美再次被推进手术室,补颅脑手术很成功,但后期还需要家人用心照料,多做恢复性训练。从那时起,张教育开始扶着行动不便的妻子训练她挪步。

  术后不久,卓凤美身体还很虚,张教育就细心地把客厅里的桌椅挪到一边,扶着她在客厅里练习走路。虽然客厅不大,两头的距离还不足三米,但这段距离对卓凤美来说走得格外吃力。卓凤美腿脚用不上劲,张教育就从背后抱着卓凤美,再用自己的腿脚顶着她的腿脚一点一点向前挪。卓凤美说,丈夫的举动真是暖到了她的心窝子,虽然自己举步维艰,但觉得夫妻二人一直同心同行。

  这样不知练了多少回,看到丈夫太劳累,有好几次,卓凤美都想尝试自己走、慢慢挪,但腿一打软就摔倒在地,灰心的卓凤美坐在地上痛哭,此时张教育总是拉着妻子的手,轻声安慰她,鼓励她,给她再次站起来的勇气。

  在这两年中,张教育为了照顾好妻子,起早贪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从来不敢睡得太沉,生怕妻子晚上出现什么情况。一天天,妻子不断进步,从只能走几米到自己能在家自由活动,从在家活动到可以到楼下活动,这些变化张教育看在眼里,感觉比吃了蜜还甜。

  “虽然现在还很难,但是我一直给自己打气,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每天早上,在湖畔花都小区,人们总能看到一个身影,他半弯着腰推着一个轮椅慢慢地走在小区里,边走边微笑地和轮椅上的人唠家常,朝阳总能把这一幕映衬得格外温馨。(蚌埠日报)



TAG:
{aspcms:comment}